湖南師范博導指導學生畢業論文“研究自己”

湖南師范博導指導學生畢業論文“研究自己”
2020年01月17日 08:49 新京報

  新京報訊(記者 張靜姝 實習生 孫朝)湖南師范大學(分數線,專業設置)博士畢業生答辯論文題目“教育研究的想象力——以張楚廷的教育研究為例”引發關注,新京報記者注意到,該論文的指導老師就是張楚廷本人,答辯委員也包括了張楚廷。今日(1月16日)首都師范大學教育科學學院博士生導師勞凱生向記者表示,如果張楚廷指導自己的學生研究自己,可能會喪失論文的客觀公正,違反通常業內認可的學術規范。

網傳來自于湖南師范大學博士畢業生答辯通知。網絡截圖網傳來自于湖南師范大學博士畢業生答辯通知。網絡截圖
網絡截圖網絡截圖

  知網顯示,從2005年到2019年共有18篇碩博士論文研究張楚廷學術思想,其中15篇作者均來自湖南師范大學,有9篇指導老師為張楚廷本人。

  導師成為學生“學術研究對象”遭質疑

  張楚廷1937年出生,是高等教育學博士生導師,課程與教學論博士生導師。根據湖南師范大學學校官網顯示,張楚廷于1986年4月至2000年4月任湖南師范大學校長。

  張楚廷成為自己博士生的“研究對象”,并要親自指導學生論文答辯,不少人認為這是“學術腐敗”、“拍馬屁”。網友質疑此做法的正當性,并發現這并非是張楚廷首次成為自己學生的研究對象。

  新京報記者在知網上檢索發現,題目中出現“張楚廷”的論文有近百篇。其中,從2005年到2019年共有碩博士畢業論文18篇,其中15篇作者均來自湖南師范大學,有9篇都是在“張楚廷”作為指導老師的指導下完成的。 論文中不乏大量篇幅來描述研究對象“張楚廷”的個人成長史、學術研究經歷,以及作者對其的高度評價。

  蔣某在2015年發表的博士論文《張楚廷教育智慧研究》,指導教授就是張楚廷。此論文的摘要中寫道,“張楚廷先生不僅是當今中國高等教育舞臺上一位全國聞名的大學校長、教育家、哲學家、思想家”,“更是一位銳意進取的改革家”。

  張某在2017年發表的碩士學位論文《走向人的美好——張楚廷教學思想研究》,張楚廷作為指導教授。摘要中介紹,“本論文的重點部分為張楚廷教學思想如何讓人走向美好。”正文第二章中寫道,“在人口居世界第一的中國,張楚廷先生作為第一人勇敢地承擔起了人本教育的重責。”

  今日,新京報記者多次聯系湖南師范大學多個部門及教育科學學院多個辦公室,但均未得到對此事的回應,有值班老師稱學校已放寒假,此前進行的學生論文答辯工作均已完成。

  面對爭議,張楚廷的博士生今日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張楚廷帶過許多博士生,只有少數人論文寫的是他的思想,不能認為有學生研究老師,就是拍馬屁。張老師對湖南師大功不可沒,學術和道德上都很了不起,網友不應該盲從,應該理性判斷,自己去看看論文是不是真的沒有學術含量。”

  學者:指導學生研究自己 有失學術獨立性

  著名學者、歷史學博士生導師許紀霖晚間在接受新京報采訪時表示,國內外高校對于碩博士研究生畢業論文答辯是否可以有指導老師參與并無明確要求,有些學校為了“避嫌”不允許導師作為答辯組成員,但有些學校允許,且很常見。因此,網傳的湖南師范大學這份答辯公告在這一方面并無不妥,不存在違規。

  但許紀霖同時表示,對學生研究導師這樣的情況 “聞所未聞”,“撰寫論文是公共的學術行為,導師不應利用特權獲得私利。即便是嚴肅的學術研究需要,導師也應該避嫌,學生研究你,他(學生)敢做出客觀地、公正地研究嗎!”

  首都師范大學教育科學學院博士生導師勞凱生認為,如果有學生是為了繁榮學術而研究張楚廷是沒問題的,以往在國內外,也有很多研究學者的相關著作論文。

  如果張楚廷指導自己的學生研究自己,可能會喪失論文的客觀公正,違反通常業內認可的學術規范。張楚廷老師作為答辯委員參與答辯,這樣做則會有失學術的獨立性。“張楚廷是一名術業有專攻的教師。但如果他指導學生寫吹捧自己的論文,那就有失學術規范的一些基本要求。”

大咖說

高清美圖

精彩視頻

品牌活動

公開課

博客

國內大學排行榜

國外大學排行榜

專題策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