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生活:距離不能模糊中文的樣子

海外生活:距離不能模糊中文的樣子
2020年01月18日 06:16 人民日報海外版

  原標題:距離不能模糊中文的樣子

  “寶貝兒,給媽媽讀讀這是什么字?”

  “婁(老)……虎。”小時候,母親經常這樣指著識字卡問我。那時的我還不知道真正的老虎長什么樣子,只知道等我學會說“老虎”時,母親就帶我去動物園看真正的大老虎。

  直到現在,我都清楚地記得在我和母親睡覺的床頭總是放著一沓識字卡。每天晚上,母親總會帶著我過一遍,從“茄子”到“老虎”再到“小汽車”,母親說她最喜歡看我答對后開心笑的樣子。

  母親從小就讓我背唐詩,兩歲在托管班時,我就因會背詩歌被稱作“小神童”。聽母親說,每次老師在小黑板寫第一句詩時,我就可以背到第四句了。有一次在全班同學面前背誦《春曉》:“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兩歲的我當然不明白詩的意思,也不明白詩作者的心情,那時的我只是覺得背詩很神氣。

  也正是從那時起,我便萌生了對中文的濃厚興趣。咿咿呀呀誦讀古詩,樂此不疲,即使那時的我并不知道學習的是“中文”。

  相比小學,上了中學的我打開了漢語新世界的大門,詩詞更是成了我抒發情感的出口。讀《酬樂天揚州初逢席上見贈》,感劉禹錫的辛酸;品《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悟蘇軾對宇宙哲學的追求;誦《月下獨酌·其一》,念李白曠達不羈的個性。

  在詩詞的意境里,我體會景色的美好,感受詩人思想情感的復雜,也明白了社會的另一面。正因如此,詩詞激勵著我通過文字流淌我的思緒,抒發我的情感。隨著思考更加深入,我開始琢磨漢字背后蘊藏的無盡能量,也開始為中華文化的博大精深而深感自豪。

  讀初中后,父母把我送到加拿大留學,我在感受異域風情的同時傳播中華文化。不曾忘記父親教導的話:“不管走到哪里,別忘了自己身上流淌著中國的血脈。”每次在學校課堂里提起祖國,我都倍感驕傲和欣喜。遺憾的是,我希望用中文鏗鏘有力地告訴他們“我為我是中國人而自豪”的愿望從未實現。在這個英文為主的國度里,我開始思考我繼續學習中文的意義,也開始問自己是否忘記了小時候學習中文的初心,又是否記得自己最初拿著中文課本喜悅的樣子?直到,當我再一次翻開席慕蓉的《時光九篇》。

  詩中提到:“我的了解總是逐漸的/是那種/遲疑而又緩慢的領悟……”這不恰是我翻開這一頁后臉上驚嘆又頓悟的表情嗎?一時間,我意識到與祖國的距離其實就在這字里行間,每個文字都附著埋藏著的記憶,每一個句子都藏著中華游子遠在他方的深切眷念……

  年齡稍長,記憶里,母親再沒問過我識字卡上的字,我也知道了大老虎不是小貓咪。我懷念著小時候學習詩詞的興奮快樂,不再會對“為什么要學中文”感到遲疑和困惑,也永遠不會忘記蘊含文化密碼的漢字和我深沉愛著的祖國。

  

  責任編輯:趙潤琰

海外成長中國

想了解2020國際學校招生動態?點擊(這里)了解新浪2019國際學校冬季擇校展詳情!國際教育大咖現場支招升學擇校難題,干貨滿滿!

擇校展

大咖說

高清美圖

精彩視頻

品牌活動

公開課

博客

國內大學排行榜

國外大學排行榜

專題策劃